故事

听中国农村老一辈讲民间邪门故事!

  每逢大旱之年,这类东西便会出现,又或许正是因为这类东西的出现,才会出现大旱之年。据老人讲,一般这种东西的形成是因为这人死前是带着怨气入葬的,到了一定年头便会走出墓地,不停的喝水来保持自身与在棺材里的体温大抵相似,但要命的是这玩意是带着怨气出来的,据说会吃人。

  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年夏天,大旱,我们那便闹过一则旱骨桩的故事。 在事情总爆发以前,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村里的人议论纷纷,说是哪个村子里出现了旱骨桩,有人看见那东西从坟地里爬出来后在沟边喝水,有人看见它吃地里的青蛙,又有人说他家的牛不见了,怀疑旱骨桩给吃了。

  事情越传越邪乎,后来有人站出来说是查明了,那个坟地是我们小学的一个老师的墓地。那位老师,大伙是知道的,就是因为跟媳妇吵架打了起来,然后一气之下喝农药死了。这样以来,确实是比较吻合了,应该就是闹旱骨桩了。 当时那个旱骨桩只是在夜里出现,属于比较奇怪的一个。于是每到夜幕降临前,家家都封门闭户了,村里的狗也闹的出奇,每逢半夜时分,便叫唤的厉害。但一到白天,便啥事也没有,只是村里的动物遭了秧,这家的羊被什么东西咬死了,那家的牛不见了。由于白天一般没什么状况,学校照常上课。 这天早晨,我和同村的几个小伙伴刚走进校门,就发现气氛不对,校园里站满了学生,没人在教室里待着,老师们好像在开会。找个同学一问,说是三年纪二班的一个同学在教室里看见了一个白影的东西,他们班的同学在一片尖叫声中都跑了出来。这个事情说来也奇怪,高年级的学生有几个胆大的过去看了,说是啥也没看见,而低年级的学生却说能看见,反正我是没敢去看。

  后来听老人讲,小孩在十岁以前是能看见一些大人看不见的东西的,因为小孩的眼睛比较干净。 正在校园里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从学校旁边的一个村里赶过来了一群男劳力,手里拿着叉子,铁锨,锄头之类的,说是看见旱骨桩在白天出现了,正在往学校这边来。这下连校长也坐不住了,惊恐已经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校园里开始哭声一片,当然我也被吓哭了。在学校大门关闭了一段时间后,也许是因为校长考虑到如果学校出事了,他也就完了,干脆就打开了大门,让我们各自往家跑,如果在家里出事了也就怨不得别人了。当然这些都是事后长大后我才想到的。反正我们村里的都一起往家跑,村头的大人不知出什么事了,也全吓坏了。于是村里的大人往外跑接孩子,孩子们往家跑找大人,乱成了一片。

  学校停课,警察来调查状况。后来,警察抓住了一帮盗窃团伙。这帮家伙们作案时全身披着白麻,趁着大旱之年,打着旱骨桩的旗号吓唬村民,以便于作案。这在我们当地是很出名的一起盗窃案例,不过现在倒成了茶余饭后闲谈的聊料之一了。然而,当时的民风现在看来还算比较纯朴的,盗窃分子还是有些心虚的,打着鬼魂的旗号先来吓人然后再盗东西。现在他们的同类中人估计要笑话他们的前辈了,因为他们已经是明目张胆的抢掠了,大白天入室打劫杀人之类的,已是家常便饭了。

  邻村郭庄,所住之家大多是郭姓。其中有户还算殷实的人家,有一子,名郭强,在离村约十里地的一所中级学校念书。学校里只有几个人有自行车,我们那叫“洋车子”,这其中郭强就属于这为数不多的,所以我们那周围几个村子的人都知道郭庄有个叫郭强的孩子,书读的好,而且还会骑车。 一次周末,郭强跟往常一样下学后骑车回家,由于是冬天,天黑的比较早。郭强骑行到离村约二里地的一处小桥时,已经快看不清道路了,路上基本没人,郭强就加快了骑行的速度。过了小桥,郭强很奇怪的发现前面道路两旁挂满了大红灯笼,路上也多出了许多人,热热闹闹的,好像是哪家娶亲的样子。

  听上了年纪的人说过走夜路时,遇见异样的状况,就当作什么也没看见,赶紧走就是了。郭强禁不住头皮发紧,于是就闭上眼睛,使劲蹬车蹬子,想尽快冲过去。 忽然,“砰”的一声,郭强连人带车摔倒了。爬起来一看,原来撞上了一个也同样赶路的老人,老人一副地主老财的装扮,看样子挺有钱的。 “唉吆哎,你说你这孩子,骑车也不看路,把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撞散了!”

  “对不起,对不起,大爷。我......我是刚才有点害怕,才低头骑的。你刚才没看见下了桥那地方有很多人么?”

  “人?哪来的人啊?你说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害怕什么啊。你还是过来把我给扶路边靠树歇会吧,我这腰好像是不行了。”

  “大爷,你在这歇会,我回家叫人给你看看。你一定别乱动啊,我家就在前面,一会就回来。”

  “哎!孩子!你,你别跑!” 郭强是头也没回地回家了。 到家之后,家人看他慌慌张张的,以为出了什么事。郭强解释到是因为天太黑了,有些害怕,骑的太快了。撞到一个老人的事,他是一字未提。

  到了这周一该去上学了,郭强却生病了,浑身无力,头冒虚汗。家人请了个乡下大夫,大夫说是受寒了,吃几剂药就好了,无碍的。 一连几天过去了,药是吃完了,可病却未见好。这是家人有些着急了,于是赶紧雇了车,把郭强拉到县城的医院去检查。医院的老中医跟那个乡下大夫的诊断结果一样受寒了。于是抓了更多的药,回来调理。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郭强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却愈发的严重了,整个人脸色苍白,眼窝黑青,手竟有些枯黄。村里的一个老人推断郭强一定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让请个神婆给看看。

  家人带着郭强去了我们那里最出名的一个神婆家里,老太婆看了郭强之后,除了摇头就是叹气。最后告诉郭强妈说,郭强在一个多月前回家的路上,遇上鬼娶亲了,结果把人家鬼新娘的父亲给撞倒了。这还不要紧,重要的是孩子把那鬼老头给撞散了。如果那天晚上郭强回家后告诉家人这个事情后,赶紧去那个地方烧香烧纸赔罪也就没事了。现在郭强是被那个鬼新娘给诅咒报复了,已经晚了,她也无能为力了。

  郭强在家又躺了一个多月后,整个人就这样耗没了。据见过他最后一面的老年人讲,那孩子死的时候又枯又瘦,跟个小老头似的。 小时候这个故事曾令我做了不少噩梦,曾很天真的自己告诉自己要是撞了人就一定得赶紧给他治病或烧纸。长大后,渐渐的发现这个社会随着汽车的增多,撞死人的事情也屡见不鲜了。前段时间还听说一开宝马的撞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好像还没有断气,司机却把车倒了回来,结果把小男孩活活压死了,因为这样赔点钱也就完了,他还可以照样开他的宝马。 有时,我就在想,要是多一些那个故事中的“鬼新娘”反倒好了。

  世上有些事情,你可能一辈子也不曾看到,然而你却想见到;又有些事情,你这辈子都不愿再看见,然而它却又时常发生在你眼前。

  故事就是故事,正因为不常见才被称之为故事。常见的,那叫时事。然而,对于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老人却经常会讲两起,好事成双的观念根深蒂固。 下面的即是两起同类的与阴魂有关的故事,且听老人一一道来。

  我在县城读高中时,家中二大伯家的小儿子,也是我们家族兄弟八个之中最小的那个,夭折了,与癌症有关的病因。小孩很受我们的喜欢,每逢寒暑假,总是整天跟着我玩。对于他的夭折,我很是伤心了一段时间。现在讲的与他相关的事情,并不是对他的肆意胡说,我想他应该是不会责怪我的。 在他病情严重的那几天,由于我在县城念书,没有能回去看他。据我母亲讲,就是在堂屋里弄了个草莆让他躺着,饭已不能下咽了,只是喝点稀的。母亲每天都要去看他,买西瓜弄成汁喂他。一天的午后,母亲又过去看他,正喂他喝着西瓜汁,小孩忽然喊了起来,说是院里来了人。在场的大人怎么看都是院里啥也没有,而他非说是谁谁谁来了,在院里看着他。而当他说出这些人的名字的时候,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这些都是去世的人。

  大伯很冷静的去砍了些桃树枝,然后在院里一边摔打着空气,一边骂着。等孩子说那些人都走了之后,大伯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因为大伯知道那些就是来引路的阴魂们,看来孩子是要走了。而我的这位很讨人喜爱的弟弟,在当天夜里就离开了。

  母亲跟我讲这件事的时候,我没有一丝的惊恐,反倒觉得这未必不妥,或许这是阴间的欢迎仪式呢。后来在参加姨奶的葬礼时,表大爷(姨奶的儿子)讲起了姨奶离去的头天也说她看到了他们村的那些去世的人来到了她的屋里,为此,表大爷砍了不少的桃树枝与柳树枝围在姨奶的床边,但终究也没能挽回姨奶的离去。

  这种阴魂引路的故事,对于尚有生命的人来讲,大多都不愿意亲眼看见,因为这代表着离去,自己的亲人,或别人的亲人。然而,这些阴魂的出现,却让我想起了每当新生命出生时,大伙都去婴儿家道喜的情形。或许这些阴魂的行为动机也是跟我们一样的呢,只不过我们不愿意接受这种事情罢了。所不同的是,我们去道喜时,总会说起养育孩子,将来如何教育孩子,诸如此类的。而孩子也在社会的种种指引下,在啼哭声中成长。阴魂们,谁知道又会说些什么言辞呢。 或许,他们会说欢迎来到一个真正自由的世界吧。 在欢迎声中,我们出生,我们死去。

  堵鱼,是我们乡下的叫法,说的是在河沟比较窄的地方,拿个兜状渔网,两边用木棍固定,以此来捕获顺流而下的鱼类。

  现在农村人的生活也逐渐的好了起来,再加上也没有几条干净的河流了,堵鱼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有时会有几个小孩拿个渔网在那装模作样,堵鱼只不过是他们玩耍的项目之一。 小的时候,农村还是比较穷的,一年难得吃上几回荤菜,只是在过年的时候能吃上一些,还有就是夏季下大雨的时候。每逢夏季大雨时,父辈们就要收拾渔网,准备去堵鱼了,不管收获几条,总也能给孩子们改善一下生活。

  每当父亲去堵鱼时,我们总会闹着跟去的,但白天的收获总是很少,不知道为什么鱼总是在夜里的时候出现的比较多。白天跟着父亲看看还行,夜里是不准跟着的。晚饭后,父亲拿着手电筒就去堵鱼了,往往一去就是一夜,早晨醒来时,家里的盆里总会出现些父亲的战利品。多的话,母亲会拿去油炸,这些能放的时间长些,我们也能多吃几顿;少的话,母亲则拿去清炖。吃个馒头,喝碗鱼汤,总感觉当时的鱼怎么也吃不够,而且那时的鱼比现在的好吃多了。 长大后,每逢暑假回家的时候,晚饭后在院里乘凉,总是会跟父亲聊到以前父亲夜里去堵鱼的事情。记得父亲有次告诉我了一件他印象最深的事情。

  那年,大水,父亲跟往常一样,在晚饭后拿着手电筒就去他堵鱼的地方了。一般堵鱼的都会距离较远,扎堆的话,谁也堵不到几条。父亲那次去的是一个砖窑场附件的那条河沟旁,那个地方据老人讲一般很少有人会去那里堵鱼,因为那地方比较偏,且有些邪乎。父亲向来是不相信这些的,在父亲看来只要是能多堵些鱼,就比什么都好。 那天夜里,前半夜的时候,比较安静,父亲说他抽着烟坐在那里,过段时间会打开手电筒,检查一下渔网,看有没有收获。等了半夜,只有几条小鱼,父亲后来就在岸边睡着了。后半夜时,下起了小雨,父亲被淋醒了,就撑开雨伞坐着抽烟。后来雨下的有些大,天空中还不断的响雷闪电。父亲说每当这个时候,往往鱼都比较多,容易堵着,就打起精神听着渔网的动静。 就在父亲刚点上第二支烟的时候,忽听得砖窑场里有轰隆的声响,雷雨天,父亲以为是雷声的回响,并没有在意。没多久,又一阵轰隆的声音传来,这次父亲听得很清楚,不是雷声。父亲打开手电筒,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向砖窑场走去。砖窑场并不大,早已荒废,父亲用手电筒照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就打算去查看渔网。刚转身走没多远,天空一道闪电,父亲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这次倒把父亲吓了一跳。一个黑影出现在砖窑场那边,父亲大喊了一声:“干什么的?”黑影以超常人的速度向河沟上岸的方向迅速跑去。

  就这一刹那,父亲说从来不知什么是害怕的他,感到头皮有些发麻,赶紧朝渔网跑去。说起渔网,我们那织成渔网的线是用猪血浸泡过的,用猪血的理由是可以让渔网更耐水,然而还有一个说法是猪血浸泡过的渔网是可以避邪的。父亲跑到渔网附近时,镇定了下来,因为父亲还是不相信世上会有鬼的,骂了两句后,父亲还是决定接着堵鱼。就在这时,却听到从上游下来的水中有轰隆的声响,父亲用手电照过去,水里有什么东西冲了下来。

  父亲说那时他倒不害怕了,觉得还没什么东西能冲过这渔网的,于是卯足了劲准备收网。等到那东西冲到渔网时,父亲惊住了,原来是有不少鸡冲劲了渔网里。大半夜的,哪来的鸡啊,父亲感到有点邪乎,赶紧收了渔网往村里走。后来,母亲点了一堆火,把渔网里的鸡拿到火边去烤,烤过来八只,死了四只。再后来,那八只鸡中的五只母鸡倒为我们家下了不少鸡蛋。

  我想,那晚父亲看见的黑影应该是偷鸡贼吧,然而,父亲却说人不可能跑那么快,唰的一下就不见了。大概是做贼心虚吧,才会使得那偷鸡贼跑出了超常的速度,而慌乱之中偷的鸡也掉进了河里。父亲坚持说人不会有那么高大的,不相信那是偷鸡贼。不管如何,父亲再也没有去过那个砖窑场附近堵鱼。 坚持认为那黑影是偷鸡贼的我,后来听一亲戚讲了一个无法解释的他堵鱼时遇到的事情。

  也是一个夏日的夜里,他在一处坟场附近堵鱼,更胆大的他去的都是一些别人不敢去的地方,而往往收获也比较多。也是到后半夜的时候,他正抽着烟,忽然看到前方远远的有两个亮点朝他堵鱼的方向走了过来。一开始他以为是哪个胆大的来堵鱼的,也没在意。亮点越来越近时,他发现那两个亮点是两个灯笼似的东西。不可能啊,现在哪还有点灯笼的,他感到不太对劲,就赶紧去收渔网。讲到这时,他有些激动说好在他当时反应还比较快,一感到不太对头,就赶紧去拉渔网。那两个灯笼似的东西原来是一个很大的东西两个眼睛,从上游以很快的速度下来了。他赶紧拉起渔网,迅速的裹在自己身上,躺在了那片坟地里。在和那个东西对视了一会后,那东西潜入了水里游向了下游。 我笑着说那可能是水怪吧,比较大个。他却告诉我远处一堵鱼的第二天没有回家,村人去找时,只发现了他的鞋在河边,渔网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个很大的窟窿。

  我不相信的时候,父亲告诉我那是真的,很多人都过去看了。亲戚很坚决的告诉我那就是水鬼,要不是他及时把渔网裹在了自己身上,恐怕命已不保,因为浸泡了猪血的渔网,那些东西都是比较忌讳的。 现在随着农村生活渐渐的好了起来,以及河水的变样甚至干涸,堵鱼已基本上没人会去了。那些关于堵鱼的故事只能是留在我的记忆里了。 幸运的,不幸运的,这都是生活,这就是生活。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好管理见之于好故事

    作为一名校长,应该善于讲述学校故事。空洞的说教是无效的。只有善于讲述那些大家共同经历过的故事,讲述那些触动自己内心真实而鲜活的故事,才有可能打动身边的每一个人,才 [详细]

  • 图文故事 一江一河习总书记这样谋划

    打开中国地图,北有黄河,南有长江。一江一河从世界屋脊出发,不舍昼夜奔流入海,哺育了中华民族灿烂的文明。至今仍是沿岸人民生产生活的重要依托。 在习总书记心中,保护好、 [详细]

  • 5篇短的中国民间故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郯子,春秋时期人。父母年老,患眼疾,需饮鹿乳疗治。他便披鹿皮进入深山,钻进鹿群中,挤取 [详细]

  • 儿童故事、5分钟以内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一天,老妇人说:老伴,看看这些皮革能不能在做一-双鞋子啊?老皮匠说:唉!只能做-一只了。老妇人 [详细]